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uchongqin的博客

给你启迪并给你快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消失的弄堂  

2016-08-29 19:40:51|  分类: 收藏上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原创 2016-08-25 猫丁 戴敦邦的戴家样艺术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弄堂曾经是上海这座城市的血管。

       以前弄堂里不单纯是住家,还藏着工厂、学堂、外语补习班、舞蹈班、老虎灶、烟纸店、裁缝店、画像馆、诊所、白铁作、棺材店等等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望平街(今天的山东中路),素来是报纸的发行处,最大的申报馆和新闻报馆也都设在此地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咸瓜街(今中山南路)多参行、药材行,咸瓜街在小东门外,有南北向的内外二条街,街上所开设的店铺,以参行、药材店居多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虹庙弄多木器店,南京路虹庙隔壁有一条小弄,又名五福弄,有不少木器店都集中在这里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里白大桥多铁行,里白大(渡)桥即乍浦路桥,它是外白大桥西边的一条桥,故有此称,其实白大桥是摆渡桥的谐音。铁行即大五金店,多开设在这一带地方。
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每天清晨,主妇们将煤炉拎到弄堂里升火,火星四溅,烟雾腾腾。那时家家户户所有的木质马桶,每天早上七八点都排列在门前街口,由大粪车按时来倒取。

        “粪车是我们的报晓鸡,多少声音由此起”。金嗓子周璇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电影里就是这么唱的,她为上海的弄堂生活抒情,是上海市民的代言人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早餐革命风起云涌的地方,那就是弄堂了。弄堂小经营的形式总是一个摊,“四大金刚“(大饼、油条、豆浆、粢饭)是后来怀旧时候的美称,当年这一个摊的名字就是“大饼摊”,大饼摊也是可以卖粢饭卖粢饭糕的,但是只用一个集合名词:大饼摊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戴敦邦先生笔下的市井生活:大饼油条生煎油墩子,看得小编口水已流出来...


       很多人是早上买了就走的。买油条有点麻烦,油条有油,沾在哪里都要洗。不知道是谁发明的绝佳办法,带一根筷子去,朝着油条中心线戳进去,一根筷子可以戳三四根油条,既利索又不油腻,回到家里,退下油条,筷子就用来吃泡饭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有个男孩子常常这样去,只是有一次戳了两根油条,走到半路,有一根油条的口子豁开来了,变成两爿油条,掉落在了路边的阴沟里。男孩子紧盯着油条,伤心至极,久久不愿离去。却听得有伙伴在用一首童谣唱他:大饼油条,老虎脚抓馒头…… 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    弄堂口除了早饭,也有许多水果摊,虽然出售水果是本轻利重的生意,但由于易烂而必须快销,所以水果摊多分散在各马路的居民点附近,以利畅销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   吃完早饭,便有小孩子在弄堂里玩,像鸟一样自由散漫,好不痛快。他们打弹子、玩“官兵捉强盗”、扔“豆腐格子”、盯橄榄核,踢键子踢足球最后踢翻了人家的马桶。孩子们的喧闹声吵醒了夜里上班白天睡觉的女人,于是被告状,被各自的大人揪着耳朵押送回家。可是第二天他们照样像鸟一样无忧无虑,为所欲为。

       而待在家里的妇女们或打理花草,或缝缝补补,或沉浸在书海里,也十分惬意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   中午时分,在摊头上来一碗红烧肉饭配鸭血汤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!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  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如今,上海的弄堂正在退出历史。它成了废墟,成了遗址,成了陌生而盛气凌人的高楼。作为上海旧时弄堂典型建筑的石库门房子也已经不多了,所剩大约是三十年前的十分之一不到。但人们时时忆起并怀念的弄堂生活,又大都集中在最最底层的那些鲜活场景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但现在又有人认为在市中心区域保存几条典型的弄堂很有必要,于是,弄堂里曾经有过的种种业态开始复活。

       比如,湖心亭、绿波廊里的火腿小粽子,大拇指这般大小,裹了十三道红丝线,英国女王吃过、克林顿吃过、大胡子卡斯特罗也吃过,但他们肯定想不到这些点心不是由国家特级点心师亲手做的,而是弄堂里大妈的手笔!据说长期给绿波廊供货的这位大妈,数钱数到手抽筋啊!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这种弄堂里的私房菜也颇受老外欢喜,他们以为这样就进入上海人的生活常态了,接地气了。

       走出弄堂后,逝去的岁月不会再来,但可以酿成一杯美酒,咂出醇厚的滋味。凭着这杯酒,穿过弄堂的目光就能够放得远一些,再远一些。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本文的文字摘抄自著名作家沈嘉禄先生和马尚龙先生的文章,如果觉得还没看过瘾,也可以去关注他们哦!

消失的弄堂 - 猫咪宝贝 - shuchongqin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